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論我的同居人為何每晚都溜入我的房間

*俄羅斯同居生活 

*未交往設定 

*原梗來自某部日本恐怖單元劇,然而我只想寫小甜餅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勇利一如往常地進行晨跑,沐浴在清晨的陽光之中,似乎連俄羅斯刺骨的寒風都稍微變得溫和一點。到達訓練場時,雖然出了一身薄汗但不管是身體或心靈都感覺特別清爽。


 正當勇利剛完成晨跑,在更衣室打算換衣到冰場開始今天的訓練時,他在自己運動外套的口袋裡發現了一張小紙條。紙條上並沒有寫下什麼留言或悄悄話之類的。背面是一些奇怪的線條,正面則是單純的一個數字——”30”。 


勇利沒有特別在意這張不明小紙條,他雖然對小紙條的來歷感到奇怪,但他沒有把它當成一般廢紙丟棄只是隨意地把它塞回自己的外套口袋中。一心只想著趕快回到他那還在冰場等著他的教練那裡。 


小紙條每天都會非常準時出現在勇利口袋裡。小紙條還是和它一開始出現的時候一樣只有簡單的線條和單純的數字,然而那個數字每天都不一樣。收到紙條幾天之後,勇利就發現那個數字在每天每天倒數中。雖然感到有點奇怪又詭異,但一方面他又有點好奇是不是數字倒數完後會有什麼奇妙的事發生在他的身上。所以他每天回到家裡都會把小紙條小心翼翼的收進書桌上的小盒子裡, 一邊想著倒數完的那天到底會發生好事或是壞事感到期待又緊張。




     "然後今天就到12了。"勇利趁休息時間跟坐在長椅上對正在補充水份的尤里說。 


"反正絕對是那個老頭子做的事吧,他最喜歡搞這些名為驚喜的麻煩事。"尤里敷衍地回覆著那個跟他同名的競爭對手,然後又把專注力再次放回手機的聊天界面上,盤算著俄羅斯與哈薩克之間的時差,他的好友現在應該已經結束了今天的訓練了。  


"嘿!我們可愛的兩位小Yuri又在聊什麼八卦嗎?"他們一位開朗又親切的小伙伴朝他們走了過來,順便揉了一把尤里柔軟的金髮。米拉游刃有餘的在尤里抓狂之前鬆開了手,然後向在旁邊微笑著的勇利問道:"對了勇利,你今天也有收到紙條吧?"  


是的,這是他們最近一個用來閒話家常的小話題。自從勇利在某次不經意的向他幾位夥伴提起有關小紙條的事情,他們就像在追娛樂新聞的讀者一樣每天向當事人詢問最近的最新情報——就像現在這樣。 


"我們正好在講起這件事,那個老頭子又不知道企圖惹出什麼該死的麻煩事。"米拉看著尤里咬牙切齒罵著他們那位被喻為傳奇的大師兄,本打算繼續調侃她可愛的小師弟的,但突然有一點線索衝入她的腦袋裡。  


"我總覺得我有看過類似的情節..."米拉歪著頭似乎正努力的思考她到底在哪裡有看過這樣的故事。  


"反正又是一些劇情噁心的愛情電視劇吧,不然就是少女漫畫,你有一段時期不是很喜歡這種黏糊糊的東西?"  尤里不屑地說道。他總想不明白女生為什麼愛看那種甜到膩人的劇情。


一說起這個話題,他們三人總會默契地一起看向那位正在跟雅科夫教練講話的俄羅斯傳奇,其實勇利自己也猜想到那個每天偷偷塞紙條到自己外套口袋中的"罪魁禍首"大概就只有他那位親愛的教練了。


甚至有幾次被半夜醒來的勇利剛好撞見維克托鬼鬼祟祟的拿著他的外套。不過基於他對教練的尊敬、對偶像的體貼、以及對….咳咳….暗戀對象的包容。溫柔的勝生先生還是沒有當場質問他的同居人為何在深夜站在他的床邊拿著他的運動外套一臉燦笑。    





    結束了一天的訓練、和他的教練一起吃過晚飯、泡過一個能讓他好好放鬆身體的暖水浴、當勇利完成了所有日常任務之後,時鐘的時針已經指向十點了。 


累了一天的勝生先生坐在床上準備脫下眼睛去睡一覺以回復他今天練習所消耗的體力,只是手機突然叮一聲的阻攔了他的原本的計劃。  


他拿起了正在他床邊充電的手機,打開鎖屏看到的是米拉把他和尤里都邀請加入一個群組。而群組名叫做”某花滑五連霸選手代言!生髮水生產商核心總部”,群組大頭貼更加很惡趣味地選用被粉絲截圖惡搞的某冰上皇帝光溜溜的頭頂。 


接受了邀請之後,馬上就看到米拉在群組發了一條訊息。  




米拉:你們快看看這個!我終於想起來了! <網頁連結> 


勇利:呃...這是恐怖片? 


尤里:老太婆你大晚上的傳什麼東西過來! 


米拉:親愛的尤拉奇卡,首先,我只比你大三歲。第二,現在其實也只是晚上十點。我說你們直接從57分21秒開始看!  



勇利打開網頁,把視頻快轉到米拉所說的那個位置。那剛好是一個故事的開端,女主角晚上回到家裡,正打算脫下外衣的時候發現口袋裡有一團小紙團。而當女主角把小紙團翻開看到上面寫著一個數字——”30”。  



尤里:我好像想到些什麼。 


勇利:我也好像想到些什麼... 


米拉:對吧,我就說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視頻還在繼續播放著,女主角每天都會收到一樣的小紙團,她認為那些小紙團絕對是在早上搭公車的時候被人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的。於是她在好友的提議下在出門前寫了一張請求對方停止的紙條事先放自己的口袋中。最後她發現原來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住所。在發生這件事、那件事還有很多事之後甚至連她的好友都被殺害了。   



尤里:...我到底得罪了你什麼,你要讓我在臨睡前看這種東西? 


勇利:Σ(´;Д;`)  


米拉:不過怎麼說這也只是恐怖劇的劇情嘛,只是演戲而已!所以我們就盡情期待一下維克托到底打算給勇利你什麼驚喜吧!    




勇利嘆了一口氣把手機關上然後放回床邊,雖然覺得感到不寒而慄但始終敵不過頑強的睡意。他就在思考著剛才看的恐怖片的劇情和有關維克托即將來臨的驚喜中不知不覺的進入了夢鄉。    





    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不算明顯,但在寂靜的夜裡已經足夠引起仍在沉睡的人的注意力。  


還在半夢半醒狀況的勇利朦朦朧朧睜開眼睛,已經好幾個小時沒有和光線接觸的眼睛一時之間反應不來,模模糊糊只能看到一個非常黑的黑影正在靠近自己。著實把勇利嚇了一大跳,他差點以為自己的心臟要停止跳動了。 


勇利"嗚哇"一聲大叫了起來,直覺就是要舉起拳頭揍上去。 


而那個黑影的情況也好不了哪裡去,他也被突然睡來的勇利的一聲大叫嚇到,還要連忙抓住勇利即將往他精美的臉龐上揍一拳的拳頭。然後拿起了搖控器打開電燈,讓房間一下子燈火通明。 


"勇利!冷靜!是我!看清楚是我!" 


看清眼前的黑影其實是自己的同居人,勇利才終於敢把手臂的力量放鬆下來。


 "維克托你大半夜的不睡覺到底在做什麼?你嚇到我了!"雖然只是虛驚一場,但勇利依然心有餘悸,他微微喘著氣有點生氣的問道。 


"我...我只是想看看你睡的安不安穩,有沒有踢被子而已。"維克托仍然表現出游刃有餘,雖然講得有點心虛。 


"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了維克托,而且現在已經是淩晨2點多了。這個時候你也是應該躺在你的床鋪上休息,而不是來檢查我有沒有踢被子。"勇利指著時鐘朝維克托問道,他知道維克托正在試圖找理由想蒙混過去。   


勇利挪開身子,把他的教練拉過來讓他坐在自己的床邊。


"好吧維克托,我覺得我們應該趁這個機會好好談清楚。" 


"真的…非說不可嗎?"維克托委屈的看著他的學生希望這樣能夠讓他心軟。他知道勇利一直都對他這種表情沒辦法。 


"如果你真的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會強迫你。只是我也有點話想跟你說。"怎料勇利這次完全不吃他這一套。 


"好好好,我說就是了!"俄羅斯人手托著頭,腦袋裡正在努力整理要怎麼樣跟他的同居人說明自己為何半夜二點多溜進他的房間。 


天阿!維克托未曾想過進度會因為吵醒勇利而強制提前這麼多。而且他還差點被打! 


"我想要給你一個驚喜。" 


"嗯…我知道。"勇利伸手去把桌子的小盒子拿過來,給維克托展示裡面十幾二十幾張的紙條。 


"然後我現在就要把這張紙條給你。"維克托從勇利掛在衣櫃門上的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張熟悉的紙條,再親手把它塞在勇利的手中。 


他又跑回去自己的房間拿了十幾張一樣的紙條回來並把它們都倒在地板上。勇利也跟著下床,蹲在維克托的旁邊,看著他一張一張的把在小紙條東拼西湊起來。 


隨著維克托一點點的把拼圖完成,勇利開始看出那些在紙條背面的線條是什麼。那是寫得醜醜歪歪的五十音。 


"ゆ…う…り,けっ…こん"勇利一邊看著維克托熟練地把紙條把在對應的位置,一邊把已經能看懂的平假名唸出來。 


終於,最後一張也被維克托放在最後一個空格上。


 *"勇利,結婚を前提に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維克托帶著濃重的外國口音,握著勇利的右手說道。


"雖然勇利在上次的大獎賽裡只能拿到銀牌,但我還是想要跟勇利結婚。要結婚的話當然也是要開始交往才行呢,我可是很期待和勇利體驗戀人關係的生活的!"維克托親了親勇利無名指上的戒指,再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旁邊看著已經眼眶泛紅的勇利,等待屬於他的回答。


 勇利猛地抽回自己的右手,在維克托沒來得及反應之前抱著他。 


"絕對…會讓維克托得到幸福的。"勇利有點顫抖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惹得維克托在勇利的擁抱裡大笑起來。


"好帥氣阿勇利!"維克托的一點都不克制的笑聲讓勇利稍稍感到惱羞成怒,就在他打算放開維克托的時候,他的教練緊緊的回抱住他。


"那麼我的幸福就交給勇利了,而勇利的幸福也交給我吧!絕對會讓你比其他人還要幸福五倍以上的,不然就太不划算了!"


"這樣的話,我要讓維克托比我還要再幸福五倍以上!"勇利不服輸的說道。  


"雖然和我想像中的情景有點不一樣…,也從今以後也請多指教了,勇利。"維克托讓自己埋在勇利的胸口前,感覺著他愛人的心跳,他的幸福。  




至於維克托發現勇利他們三個曾經偷偷開了一個奇怪的群組,那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我能讓你們感受到比恐怖片還要更加恐怖的恐懼喔?要不要試試?"以往迷倒一眾粉絲的官方笑容此刻只能令人感覺到格外心寒,真不愧是俄羅斯的傳奇。米拉、尤里還有無辜的格奧爾基如此想道。 



波波:又不帶我玩。連我的小伙伴都離棄我!


END


*「請以結婚為前提與我交往。」

评论(10)
热度(17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