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一日之計在於晨

*自我認証小甜餅系列

*沒什麼主旨,只是想寫無聊小日常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有規律的響鬧聲纏繞在耳邊,成功的完成了它的使命把它的目標從安穩的睡夢中拉回現實世界。 


勇利低呤了一聲,把手伸向放在床頭櫃上依舊鍥而不捨發出微微響聲的手機,手指熟練的在屏幕上一滑就把吵人的鈴聲停止了。


 "外面下雨了,今天就不要去晨跑了。"勇利感覺到有人扯了扯被他弄亂了的被子,確認好棉被有好好蓋過他的肩膀後就把手搭在他的肚子輕輕拍了兩下。


 勇利看了看維克托身後的窗戶,雖然因為拉了窗廉的關係看不清外面的情況但總能聽到頗大的雨聲敲在陽台或是玻璃上的聲音。 


外面烏雲密佈,房間因缺少了剛剛宣告休息的太陽光而顯得昏暗。勇利鑽進維克托的懷中,把自己被冷紅的鼻子貼上去維克托溫暖的胸口上,順便把手也環到他的背後為求把自己和他男朋友的距離貼近到容不下一塊他們都最喜歡的炸豬排。"維克托,你餓了嗎?" 


"嗯...我還不覺得餓阿,親愛的你餓了嗎?"維克托把下巴頂在他的日本男友的頭上然後蹭了蹭他柔軟的黑髮。


 "我也不餓。只是如果今天不去晨跑就不能去街口那間麵包店買新鮮出爐的蒜蓉包了...那個用來配湯喝很好吃,你也很喜歡。"加厚保暖的棉被蓋過了勇利的頭讓他現在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那作為補償,勇利就當我的抱枕睡到我願意起床為止吧。"俄羅斯人在他的戀人背後有節奏的拍背。這是他們之間的一個小習慣,他總會總會在勇利睡著之前把他當成一個小嬰兒一樣哄睡覺。縱使他的小寶貝一再的聲明自己已經是一個二十幾歲的成年男子了。盡管如此,他也成功的讓勇利養成了一個壞習慣。他知道勇利現在在沒有他哄睡覺的日子總是比平常難以入睡。 


維克托的小寶貝在他的懷中動了幾下,維克托意識到勇利似乎才剛清醒過來導致他現在沒有睡意。"我的睡美人不睡嗎?"他往後調整一下姿勢讓他能看到勇利的臉。 


他輕柔的抹走黏在勇利睫毛上的眼眵。"需要我給你唱安眠曲嗎?這是只有勝生勇利先生才能享有的特別服務喔!"還頂著一頭亂髮的維克托朝他的戀人抛了一個標準的尼基福羅夫式的媚眼說道。 


"好,我要聽。"維克托感覺到勇利重新把臉往自己的胸口蹭了蹭之後開始唱起了安眠曲。  


勇利聽著那首深愛的戀人為他而唱的安眠曲,這首歌有時候是Twinkle,Twinkle Little Star;有時候是Hush Little Baby;更多的時候是Sweet Dreams。但其實不管維克托唱了什麼,勇利都會覺得非常安心然後慢慢進入甜美的夢鄉。效果簡直比坊間最暢銷的安眠藥還要好個十萬八千倍。


 *Goodnight to you. Goodnight to me.

Now close your eyes and go to sleep.Goodnight. 

Sleep tight. Sweet dreams tonight.

Goodnight. I love you. 



溫柔的旋律、溫柔的歌詞、還有這世界上最最最溫柔的人。  



勇利闔上眼睛,期待與他的愛人再次在夢中繼續相會,相信那一定是個美夢。



END


這首歌真的好好聽,好想有人給我唱阿(一邊寫文一邊聽超想睡

世界欠我一個男朋友。


*Sweet Dreams

评论(8)
热度(8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