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我的未婚夫居然說我們沒有在交往

*以為已經和勇利順利交往甚至訂婚的維克托x因為兩方都沒有告白所以並沒有戀人自覺的勇利

*只活在對話中的少量奧尤(是的這對很好吃)

*小甜餅(依然自我認証)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尤里今天也聽著他們俄羅斯的冰上傳奇在他耳邊煩惱情人節要送什麼給日本的小豬,心里想著這情況已經持續了多久了?


噢!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


而且他已經是今天被維克托抓住的第三個人。是的,維克托每次休息就會抓住一樣是休息的冰場小伙伴來聽他那寫作煩惱讀作秀恩愛的廢話。那位小伙伴有時候是格奧爾基,有時候是米拉,然後現在就是努力按住自己拳頭的俄羅斯妖精。


"尤里奧?你說勇利會喜歡什麼樣的禮物?還有你說勇利會喜歡這家餐廳嗎?"


"我相信我已經不只一次的跟你說只要是你送的就算只是你一根頭髮,那隻豬都會感激流涕地接受的。"尤里朝他的大師兄翻了一個標準的白眼。

"這是我跟勇利交往後的第一個情人節!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維克托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尤里。"不認真對待珍貴的愛情,就算是哈薩克的英雄也有可能離妖精而去喔尤里奧!"

"要你管!而且我們是純潔的友情!"尤里的大嗓音使他們倆一下子吸引了整個冰場的注意力,當然也包括他們正在討論的話題主角。本來正在專心自己練習的勇利似乎擔心他的教練是不是又去惹尤里了,正打算朝他們的位置滑過去。維克托也見狀馬上鬆開本來捂住尤里嘴巴的手,向他的愛人表示一切都沒問題。成功的收獲勇利帶著疑惑的眼神並讓他回去繼續練習。


而維克托再轉回去的時候,已經看到剛剛抓狂的貓咪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沒有繼續和他耗下去的打算。

"就在你在這裡為無謂的煩惱浪費時間,倒不如先確認一下你家那隻豬會不會把情人節那天預留給你吧?"

"嗯?為什麼不會?情人節顧名思義就是應該和自己的情人一起慶祝的。勇利當然會把那一天整天的時間留給身為他戀人的我阿?我們甚至已經訂婚了!"維克托舉起自己的右手給尤里看一下他和勇利成對的戒指,考慮著是不是應該估狗一下讓他那年少的小師弟理解一下什麼是情人節。

然而尤里一直百無聊賴滑著ins,絲毫沒有抬頭的意思。就算不看他都知道維克托一定又在趁機炫耀他那隻閃瞎過無數個人的金戒指。不然他一定沒法忍住朝維克托臉上摔手機的衝動,縱使尤里自己覺得他在莉莉亞的嚴厲下脾氣已經收歛很多了。

而好孩子尤里奧同學現在要給他那煩人的師兄一個親切的情報。

"剛剛你還在練習的時候,我在走廊聽到青少年組的那些小鬼說要約豬排飯在下個星期天就是情人節去附近新開張的日式料理店。你應該也知道那隻豬可是很受青少年組的小鬼歡迎的。"說畢,尤里就放下了手機回到冰上繼續練習。只留下聽完他的話後獨自在風中凌亂的維克托。






吃完飯後一起收拾洗碗,是維克托和勇利之間其中一個不成文的小規矩。其實剛剛一起住的時候只是維克托自說自話地強行規定下來的。一開始勇利不讓他弄把他趕出廚房,下一次用餐完畢他就會比勇利快一步把所有碗碟收進水槽賴死不出去。要知道他的小粉絲怎麼捨得讓他的偶像獨自一個人在廚房刷碗,久而久之也就成為他們兩個的小習慣。一邊刷碗一邊和愛人聊天,維克托也覺得自己終於能找到一個愛上洗碗清潔的理由。


維克托拿著乾布站在勇利身旁,接過勇利剛洗完的一隻碟子,曾經誓要把勇利洗的每一隻碗碟都擦的閃閃亮亮的。可是我們的尼基福羅夫先生似乎今天沒有那種閒情逸致,他把一隻已經擦乾了的碟子放下,看著勇利正跟他說今天青少年組的一些小男孩跟他說了什麼趣事。如果是平常的話,溫柔的俄羅斯人一定會帶著微笑耐心的聆聽他小寶貝那甜美的聲音。現在的維克托只一心想趕快確定他的小甜心有沒有把他們重要的第一個情人節預留給他,所以他假裝若無其事地開口打斷了勇利還在說的話。

"勇利,下一個星期日你有什麼行程嗎?"

"嗯?目前來說是沒有...維克托要去哪裡嗎?"對於突然開口轉移話題的維克托,勇利帶點困惑地抬頭看了看維克托。

"我要出去慶祝情人節!"聽到勇利還沒有答應那些小孩子的邀約,高大的俄羅斯人笑顏逐開。

突然,勇利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把手中的杯子摔回到水槽中,發出一下不大不小但帶點沉重的響聲。

勇利把杯子重新拿上來,檢查了一下杯子沒有被他摔破以後重新開始他的刷碗任務。心不在焉地繼續和維克托之間的對話。"那....你想好了怎麼慶祝了嗎?"

"嗯...其實我已經預訂好餐廳了,也準備好所有行程。.....勇利能給我什麼意見嗎?"心情好到爆錶的維克托決定還是要清清楚楚的詢問一下他小愛人的意願。"這當然值得我的重視因為這是我們第一個情人節!!"被神疼愛著的冰上傳奇此刻正在心裡滑出了一個滿分的後內點冰四周跳並大聲歡呼著。

剛好勇利終於把水槽裡的最後一隻碟給洗乾淨了,他有點不耐煩地拿起抹布把殘留在手上的水珠擦乾。"剩下的就麻煩維克托了,我感到有點累了,可以先讓我去洗澡嗎?"

勇利朝維克托勉強地笑了笑,也不等維克托的回應就走出了廚房。只留給他親愛的教練一個顯得有點低落的背影。

維克托又一次經歷獨自在風中凌亂。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突然氣氛變的這麼尷尬?為什麼他的小甜心剛才笑得這麼讓人心疼?就在剛才在心裡狂歡著的冰上傳奇被狠狠地摔到冰面,大腦不停地思考,最後他的得到了一個答案。

勇利大概是不喜歡在外面慶祝,畢竟是我們第一個情人節,當然要好好珍惜兩個人獨處的時間。我真是個大笨蛋!聰明的尼基福羅夫先生頓時恍然大悟。




幾經辛苦終於把自己疲倦的身體泡到浴缸裡,自知玻璃心的勝生先生把水往自己臉上潑,試圖令自己能冷靜一點。

"維克托有交往對象了?我為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他不對我說?明明我感覺我們之間的氣氛不錯你怎麼就突然有女(男)朋友了?維克托你這個大混蛋!"正處於混亂狀態的勇利看著浴室潔白無瑕的瓷磚出了神,內心卻像是被漆黑濃厚的烏雲籠罩著一樣。







尤里·普利賽提表示今天的勝生勇利非常異常。先不說自己今天一來到冰場,就看到那名日本選手瘋狂的獨自練習跳躍,直至雅科夫一聲大喊才懂得去休息。最奇怪的是他跟他那個總愛黏著他的教練今天居然不是一起來?要知道,平常他們的練習時間雖然是錯開的,但兩人總是像連體嬰一樣走到哪都要膩歪的閃瞎冰場所有人的眼睛才心滿意足。

於是他走到正在休息的勇利身邊,踢了一下旁邊的椅子示意自己有話要說。
剛剛拿起水壺打算補充水份的勇利被尤里踢椅子的聲音嚇到,可是他馬上反應到是那個看起來總是心情不太好的俄羅斯妖精。

"尤里奧早上好,你吃早飯了嗎?我這裡有剛剛從食堂買的皮羅什基,你要吃嗎?"


"我吃。...不是!先不說這個!那個老頭子呢?你們為什麼沒有一起來?"尤里接過勇利遞過來的皮羅什基一屁股的坐在剛剛被他踢過的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

"我們也不是非得在哪裡都不黏在一起阿..."勇利小聲嘟囔,但尤里還是捕捉到那细如蚊呐的聲音。

"你們就是像你說的這樣。先不說你,那個老頭子怎麼可能能忍受?他恨不得把你像嬰兒一樣綁在他的胸前。"尤里說完,把手上僅剩一點的皮羅什基塞進嘴巴然後又從袋子裡拿了一個。

"就算我希望,可是維克托不會永遠像現在這樣...."

"給我說,你們到底又打算惹出什麼麻煩事了?"尤里皺了皺眉,直盯著勇利問道。

你們師兄弟怎麼都這麼喜歡打斷別人的講話?勇利在心裡默默的想著。當然,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勇利不打算再說一些多餘的話來刺激尤里奧小朋友的脾氣。他想了想,維克托有了戀人這件事應該可以告訴他們的好伙伴。況且照維克托的態度來看,他應該很快就會和大家宣佈他的"喜訊"。


"好吧我的意思是說.......維克托他有交往的對象了。所以他未來應該會盡量把他的時間和心思放在他的愛人身上,而不是我。畢竟作為他的學生...還有朋友,我不能去妨礙到維克托的戀愛。"黑髮的青年正緊緊的提著他的水壺,強迫自己帶著有點難看的笑容去向尤里奧說明。


尤里驚訝的睜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勇利。手上的皮羅什基都因為過於鎮驚而差點拿不穩。但令尤里驚訝的不是關於維克托有戀人的這一點。而是...這隻豬是不是有病?連他們的狗都知道他們兩個是一對。可是他本人居然不知道?


"你這樣沒問題嗎?眼瞎的都看得出來......你喜歡那個老頭子?"當然還有你們正兩情相悅中的這件事。雖然個性傲慢,平常又總是對人大吼大叫的,但尤里還是把勇利視為重要的伙伴。因此他決定貫徹他好人幫到底的精神去引導這隻豬走向光明正確之路!(當然有部份原因是想利用這件事好好嘲笑他的大師兄一番。)

".....即..即使這樣我也沒辦法阿,你知道維克托他昨天還讓我為他的約會提意見嗎?噢我當時感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縱使得知自己對維克托的感情原來是如此的明顯的這件事感到有點尷尬,但勇利此時也無法游刃有餘地去在意其他事了。

"既然你喜歡他你就直接跟他講阿蠢豬!!"尤里奧同學感覺他剛剛完成了一個助攻應該做的任務,終算對得起那個老頭子,對得起整個冰場和他們的粉絲。不然辛辛苦苦被你們秀恩愛才練出鈦合金狗眼,如果你他媽告訴我你們壓根沒有在交往??開什麼國際玩笑!!

"可是既然維克托他已經找到了他心愛的人,如果我再去跟他告白的話一定會造成他的困擾的。很可能連我們的師徒關係也會受到影響..."尤里看著勇利滿臉不安的臉龐,感覺和那年大獎賽後躲在廁所哭泣的勇利重疊起來了。

"聽著豬排飯,維克托他..."


"勇~利!為什麼你今天早上不跟我一起出門阿?"一聽到熟悉的聲音,兩個Yuri同時往同一個地方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他們現在正在討論的話題當事人正朝著這邊的方向走過來。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早一點練習又不想吵醒你而已.....對了,我差不多該回去練習了。"明明你才休息了不夠十分鐘。尤里看著勇利急忙地脫下鞋套回到冰面一邊這樣想著。

"等等勇利!"

"老頭子我有話要跟你說!"尤里眼明手快的一把拉著想要去追勇利的維克托。

"怎麼了尤里奧?是現在非講不可的事嗎?"被抓著的維克托稍稍低頭看著正在一臉不爽看著他的金髮少年。

"你跟豬排飯是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怎麼開始的?"

"你一定要現在聽嗎?我還以為你差不多已經厭煩聽我講關於我和勇利的事呢~!"維克托一如既往迷倒萬人的官方笑容,此刻卻透露出一點急燥。

"原來你也知道我他媽的有多煩你講你們的事阿!...不是我是說...."

"好吧尤里奧如果你想聽戀愛八卦的話我建議你可以去找米拉,她可喜歡這些了!希望你能得到一些參考去幫助你....能和奧塔別克有什麼新發展?"

對於維克托的調侃,俄羅斯妖精忍不住氣急敗壞的衝著維克托怒吼: "都說了多少次我們是純潔高尚的友情!!!老子發誓不會再管你們的事!!"





結果,勇利一整天都在刻意躲開維克托,除了必要的交流勇利都沒有主動跟他講過一句話。這很明顯不管是維克托本人,連其他人都能察覺到。格奧爾基和米拉都小心翼翼的問他是不是惹勇利生氣了;雅科夫則是訓斥他要好好管理自己的選手的狀態,當然最後還是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尤里則是滿臉的不高興雖然他平常也是這樣。


不只在冰場,連在回去的路上去超市買晚餐材料勇利也只是簡單問過他想吃什麼就自顧自的買東西,維克托跟在他後面感覺他們就像是路上隨處可見的陌生人一樣。

我們已經差不多一天沒有好好講過話了,老實說就算即使只有一小時維克托都覺得非常非常難熬。更何況維克托表示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小情人會突然對他這麼冷淡,難道不就是不喜歡出去慶祝而已嗎?今天的冰上帝王依然在內心悲喊著。





"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一談。"維克托看著剛剛把最後一口飯塞進口中的勇利說道。

來了,終於來到了這一刻了。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把手中還沒放下的筷子擺好,點了點頭。

"如果你不喜歡出去吃餐廳的話,其實我可以再改一下行程的!勇利如果有什麼想法的話我也希望你能對我說。"維克托有著堅定的目光直盯著勇利的眼睛,似乎這樣能夠讓面前的人清楚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有多愛勝生勇利這件事。

對阿其實只是一件小事件,只要是勇利的事,我全部都能接受。更何況只是一個情人節小行程,如果因為這種事件而破壞了我一直以來所期待的情人節不就本末倒置了嗎?


"其實情人節維克托想要去哪裡慶祝都可以的,只要你喜歡就好。不用太顧忌我的意見,反正跟我又沒有什麼關係。" 是的,這件事跟我沒有關係。是我太不成熟了,把事情處理的太糟糕了。明明不想讓維克托感到困擾的,就算現在沒有告白不還是讓他困擾了嗎?


"怎麼可能沒有關係?如果勇利不喜歡的話那就沒有意義了阿!"他開始懷疑是不是連勇利都和尤里奧一樣不明白情人節是一個什麼樣的節日,雖然兩位Yuri都是純情小男孩但也不至於連情人節都不知道吧?


"所以我說為什麼維克托非得要我去喜歡你的約會阿?"勇利稍稍提高了聲量,引來他們家的愛犬的兩聲微弱的鳴鳴聲。黑髮青年急忙伸手摸了摸馬卡欽安慰牠,示意他們沒有在吵架。


"你叫我怎麼能讓我的男朋友不喜歡我們的約會!?"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我們沒有在交往嗎!?"

"我們在交往嗎!?"

兩人驚訝的聲音非常有默契地重疊在一起,然後也非常有默契的沉默下來。就連馬卡欽也懶得理會它那兩位不讓人省心的主人,乖乖的咬著它的小布偶走進客廳。

在空氣中蔓延的低氣壓念來愈沉重,勇利敢肯定這一定比剛來到俄羅斯所感受到寒風還要冰冷。看著他的教練愈來愈陰沈的臉色,最後他還是決定先開口打個圓場。

"因.....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向對方...表白過?所以...我不知道原來你的交往對象是我?"天阿他們連一句喜歡都沒有就開始交往了嗎?

"普通的教練會每天跟你擁抱、接吻嗎?普通的好友會和你再在同一個房間同一張床上嗎?你會和披集.朱拉暖睡在同一張床上嗎!!......不,親愛的請不要告訴我你真的試過。"

勇利看著心情已經快掉到谷底的維克托雙手捂臉就像一個生意失敗的商人一樣跌坐回椅子上,他急忙走到維克托身旁向他解釋: "不不不我沒有!我們真的沒有試過睡在一起。而且披集他睡相很差的不可能和他一起睡覺。"


"那如果披集睡相好的話,勇利就能跟披集一起睡覺嗎?神阿,這個人他甚至用戒指把我套住了,現在卻說我們並沒有在交往。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撩完就跑嗎?"維克托委屈的看著天花板。


勇利突然想到他以前曾跟真利姐批評某個玩弄女生感情的男藝人,還被真利姐罵作"渣男"。...等等我真的不是什麼玩弄教練感情的渣男阿!

"戒指....我是因為想要一個護身符,所以...想要和維克托成對的戒指。..可是我發誓戒指只會給維克托....只能是維克托..."勇利一邊說,一邊不自覺地把頭低下來意圖把表情隱藏起來。但維克托確實是收到了,來自勇利的告白。


"好吧,這次的確是我的疏忽。是我忽略了大家約定俗成的...告白?"維克托拉著勇利重新坐回位置上,感受著他手心的溫暖,緩緩地開口。


"勝生勇利先生,我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已愛慕你許久,能夠請你答應我的追求並開始我們的交往關係嗎?"


他們目光交匯,維克托靜靜的等待著他的.....不,現在還不是他的小男孩回覆。但接下來他聽到的並不是勇利帶著哽咽聲的答應,而是看到捂著半邊臉笑得眼淚都快流下來的勇利。他一開始有點不解的看著勇利,但後來他似乎被勇利爽朗的笑聲給傳染了。於是他抱著勇利,兩個成年男生抱成一團笑得像是中了彩票一樣,笑聲傳到了家裡了每一個角落。


等到兩人都笑夠了冷靜下來了,維克托在勇利的耳邊問道 :"那麼勝生先生,請問你的答覆是?"

勇利在維克托的懷抱中抬起了頭,看著維克托的那雙彎起了好看的弧度的眼眸。

"樂意之極,尼基福羅夫先生。"





所有事都回復正常,冰場一片和平,和樂融融的氣氛讓人得到心靈上的療癒。不管到哪裡都能感受到戀愛的...酸臭味。而且那種噁心的酸臭味居然比以前更濃烈了!尤里不知道自己已經是第幾次向在冰上還是黏黏糊糊的兩人怒吼了。

"行行好吧!!這裡是公共場合!這裡還有未成年!"




END



我們的俄羅斯好少年表示:"媽的,早知道就不需要浪費時間為那對白痴情侶煩惱!"

评论(12)
热度(4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