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讓男神教你正確的告白方式

*《隣の席》續篇(還是前篇? 

*這次是維克托這邊的情況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你的那位小迷弟今天又來了阿。"


"嗯?哪位?" 剛剛完成表演的維克托回到更衣室,一邊換衣服一邊聽著戲劇部的伙伴兼好友克里斯說著關於自己的小八卦。


"就是那位一年級小迷弟阿,他可是每一場都會捧場的。只要是有你出演的話。"克里斯整理好衣服坐在長椅上翹著腿看著他們戲劇部的那位人氣王。" 我還以為你一定已經留意到了。"


"在台上的時候大家都專心投入到表演裡哪會有那麼多心思看台下有什麼人阿。應該說你為什麼會留意到這種事情?"維克托換好衣服走到全身鏡前整理髮型準備離開。

"沒有留意到的似乎只有你一個吧?這個小傳聞已經在戲劇部流傳了有一段時間了。雖然應該也有不少人是每場都有來看,可是當他混進了一堆女生中就會顯得非常顯眼。"克里斯朝那位準備開門離開的好友貶了眨眼睛。

"聽完你這麼說我還真的有點興趣想看一看我的那位小粉絲。"維克托有點敷衍的笑著回應。

"也許你下次可以留意一下,然後順便給這位出勤率100%的小粉絲一點小獎勵?"維克托聽完好友的小玩笑輕笑了幾下,然後向克里斯擺手道別離開了更衣室。





也許是因為克里斯的話讓他有了意識,也許是他在那堆女生當中真的有點顯眼。維克托在表演中的時候隨意地往觀眾席看了一下,一眼就看到那位坐在前排傳說中的小迷弟。

眼睛睜的大大像是寶石一樣閃閃發亮,臉頰也因為現在的表演所以有點發紅,一臉興奮的看著現在站在台上的維克托。這種感覺有點像是什麼?


".......阿對了很像是我拿著球的時候向我衝過來馬卡欽。"


看著和自家愛寵有點像的小粉絲,維克托不自覺的往台下的某個方向笑了笑。

這一笑可是讓台下所有小粉絲的沸騰了,還有幾個小女生忍不住小小的尖叫了一聲。而那位不自知男神是在對著自己笑的小迷弟也被這個笑容弄得大腦差點死機了。耳朵紅的快要滴出血似的。

維克托滿意的看著台下臉紅得厲害的小迷弟,說完幾句台詞之後就走回後台等待下一次出場。

"看到小迷弟了?"也是在等出場的克里斯看到帶著一臉笑意明顯心情極好的維克托,走到他身邊搭著他的肩膀。"大家都在討論著呢,雖然知道你一向都很樂意照顧小粉絲的,可是那個在一旦上了台就超級投入的維克托大大為什麼如此出奇地在舞台上發福利呢?"

維克托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拿起了水瓶準備補充水分沒有回應。"而且看你心情很好?是因為心情很好所以才破格發福利給粉絲們?還是說是因為給小迷弟發了福利才心情如此好阿?"


"你知道....." 


 "克里斯前輩,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可是你該出場了。"正打算開口的維克托被後輩的提醒打斷了。然後克里斯向他笑了笑大步走向舞台。接著維克托也自己坐到旁邊休息的長椅上,邊翻開劇本作準備一邊期待著下一次出場讓他回到舞台順便看看某個人。





日子和往常一樣,而每次的公開活動都能看到某個身影坐在觀眾席。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大概就是維克托對台下多了一點關心準確來說是對台下的某個人。

"今天來了嗎?"克里斯正在換上出演用的服裝,看了看剛從後台回來的維克托問道。

"嗯來了。"維克托哼著歌笑著回應他。就算克里斯沒有明說,他也很直覺的知道對方是在說自己的那位小粉絲。剛剛從後台探出去看觀眾席,他果然還是坐在前排。

"最近心情很好?尤其是有表演的時候。"

"嗯....是吧。"維克托換上了服裝走到全身鏡前整理以確保今天他還是以最佳的狀態走上舞台。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阿是從你開始注意到那個小學弟開始的吧?那是什麼?一見鍾情?"克里斯一臉狡猾的調侃著他。期待從他口中扒出什麼八卦,例如是什麼"勵志感人!!戲劇部男神終於淪陷!對象竟然是深情小迷弟!!"...之類的。

"只是對他有點好奇而已。那有這麼簡單就喜歡。......對了你知道他的名字嗎?"維克托回頭看著克里斯終於問出了上次因為剛好輪到克里斯出場而沒能問到的問題。

"你難道除了在台上發福利以外都沒有在私下見過人家小學弟嗎?"克里斯帶點驚訝的問道。都過了多久了?他都來好幾次公開活動了。他以為維克托一定已經跟小學弟有什麼新展開了沒想到他卻連人家名字都還沒知道。

"因為我除了表演以外都沒有碰見過他阿。"

"嗯....本來你們年級就不同碰面的機會就不多,而且一看就知道他不會跟那些小女生一樣特地走來教室或是部室堵你。"

"所以你知道嗎?他的名字是?"維克托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得回去後台準備出場了。


"不知道。"

維克托頭也不回地走向門口。"不過我可以幫你問問。"克里斯在這個無情的男人走出門口之前說了這一句。

"那就拜託你了。"維克托轉頭做作地朝他貶了下眼睛,期待看到在台下等著他的某人。




今天的排練並不順利,這一次維克托所飾演是一個他以前沒有嘗試過的角色。他認為與其繼續練習下去他都很難去拿捏這個角色。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僅不如去看看原著故事好好醞釀一下情緒。於是他向幾位共演的小伙伴稍稍說明一下就自己向著圖書館進發了。


維克托一般很少在放學之後過去圖書館,大多時候他都要去參加排練。可是他覺得他這次不繼續排練選擇來圖書館這個決定實在做得太對了。

那是個角落靠窗裡的位子,窗外的陽光在位子上的人身上蓋上一層光,柔和的光讓他此時看起來格外溫和好看。他和他的距離並不遠,維克托本以為他一定會留意到自己,畢竟是自己每一場表演都會來捧場的粉絲嘛,然而現實是對方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所有專注力投入在自己面前的書上。這讓一向習慣眾人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維克托感到有點洩氣,雖然不忍去打擾,但他始終忍不住邁開步伐向的人走去。


“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他用著悅耳又優雅的聲音向眼前的人搭話。







放學後的圖書館格外寧靜,陽光透過窗外枝繁葉茂的大樹,在地板留下斑駁的影子。空氣裡除了飄散著夏天特有的草木味道還帶著點書本中那種好聞的墨水香氣。偶爾傳來不知道哪個社團在操場努力操練的聲音,但絲毫不妨礙專心讀書的人。維克托開始明白為什麼他的小學弟喜歡這裡。

而維克托喜歡這裡的原因除了那些以外還有一個,那個靜靜的坐在角落窗邊的少年,完全投入到自己的世界之中不被外界打擾,偶爾會被文字而微笑彎起的嘴角。維克托自覺他看過很多美好的事物,但他覺得都不及那個與背景的恰好配合下美麗的似畫一般的人,實在好看得過分。


嗯,我想我喜歡上他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樣想著。


雖然對第一次近距離見他的景色感到驚艷。但維克托仍然不認為他對勝生勇利這個人是一見鍾情,比如說他喜歡他們第一次交談時勇利因為驚訝和害羞而紅的發燙的臉頰,他也喜歡勇利偶爾因為他的幽默而被逗笑時笑得好看的嘴角。也喜歡勇利和他對話時專心注視著自己的那雙眼眸。也喜歡他語氣與措詞所透露出來的溫柔。阿對了他也喜歡勝生勇利這個名字更喜歡這個名字的主人。


綜合以上所述,維克托堅持他對勇利是日久生情而不是什麼一見鍾情,縱使他們才真正認識了不足一個月,甚至只是每天在放學後在圖書館短短的見一會兒。



就在維克托努力的維持出勤率樂而不疲地去見他的心上人的某一天,維克托發現勇利不見了。他不在平常的那個位置上,他環顧四周但都沒有找到他在尋找的那個人。一開始維克托還以為是不是自己來太早了還是勇利有什麼事而耽誤了,而就在他在那個位置等待了差不多快二十分鐘勇利還是沒來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他和勇利之間的聯繫也不過如此 ,只是不在這裡,他就找不到勇利了。

情緒愈來愈低落的維克托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反正他想要見的人也不在這裡那就沒有什麼理由還他留在這裡了。就在維克托朝著門口走去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在門口轉角,和他們平常見面的地方完全相反的方向還有一個閱讀區。但因為他平常一進來就會熟門熟路的走到勇利所鍾愛的那個地方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件事。雖然不抱著希望,但他還是走過去了。


那是個陰暗的角落,和圖書館的另一邊完全相反。沒有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有的就只有不從中央空調從頭頂不斷緩緩吹下來的寒氣。就連他這麼不怕冷的人一走過來就已經感到難受。他一點都不覺得勇利會喜歡這裡。而就在這麼的一個地方他找到了那個人--勝生勇利。雖然終於與他所願,他看到他想要見的那個人了,但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現在一點都不開心。



就那麼不想見我嗎?寧願這個陰暗小角落吹著能把人弄感冒的空調,都不願意去見我嗎?覺得我妨礙著你看書的話你可以跟我說而不是這樣偷偷躲著我。原本因為見不到勇利心情已經非常不好的維克托,在看到勇利躲著自己之後更是想法愈來愈負面。縱使心裡默默生著悶氣,但他還是選擇走到勇利身邊。

“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維克托忍著自己的怒氣,依然盡量放輕語氣和勇利搭話。

果然看到勇利驚訝地回頭看著他,他沒有等待勇利的回答就擅自坐下了。不過他沒有像平時一樣主動挑起話題,而是一動也不動的坐著看著勇利。

“那…那個前輩為什麼今天沒坐那個位子?”  勇利睜著大眼睛看起來非常的無辜,小心翼翼的向維克托詢問著,要不是維克托回想自己剛才應該有好好隱藏著自己的壞心情,他一定以為勇利被自己嚇到了。

“嗯…為什麼呢?”對阿為什麼呢難道不就是因為你不在那裡嘛。

“……”

“我倒是想問問勇利為什麼要坐在那麽陰暗又冷的位置?你不是很喜歡坐在那個靠窗的位置嗎?”維克托故意的把這個問題丟給勇利,他想知道勇利是不是真的不願意和他見面。即使他知道以勇利的個性是不會直白對自己說他就是在躲他,但他還是帶有點洩憤意味問出口了。


嚴肅又尷尬的氛圍在空氣中慢慢的蔓延,連維克托都開始有點後悔,正想著如何把話題引到其他方向的時候。勇利突然開口了。

“……前輩知道我的名字?”

“我都陪你看了那麽久書當然知道阿,"我還是在暗戀你呢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天天跑來圖書館找你。維克托雖然對勇利的問題有點無奈,但起碼現在氣氛開始有好轉了。"還是說勇利不知道我是誰?”

“我當然知道前輩了,…前輩在學校很有人氣。很多人都喜歡你。”

“那勇利呢?” 


 “咦?”


“勇利喜歡我嗎?”是的維克托心機的抓住這一點趁機想看看有什麼反應。


“……我很仰慕前輩。”


維克托到了今天才發現自己是一個那麼單純的人,只是勇利簡簡單單的一句仰慕就讓維克托滿肚子的壞情緒消失得無影無蹤。果然陷入戀愛的人智商都會變低阿,維克托這樣想著。但為了勇利變成笨蛋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克里斯認為他的好友不僅有天賦而且他付出的努力也不比其他人少,再加上他與生俱來的顏值和他極高的社交能力,即使偶爾有點小任性但不影響他在其他人心裡的完美形象。


但他的那位好友現在一星期總有一兩天會果斷蹺掉社團活動去圖書館報到,令戲劇社一眾社員都非常頭痛並請求他趕快把維克托拉回來。而他也清楚維克托每天樂衷於圖書館的理由是什麼,因此他本來也不想說什麼的,你知道的畢竟去妨礙人家談戀愛會被馬踢死的。但他覺得維克托已經反常到他不能坐視不管的狀態了,比如說現在。


現在他的好友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滑著手機明顯在發呆,甚至連自己坐在他面前都沒有一點反應。

"你最近分心得太嚴重了,連像平常一樣發粉絲福利的餘裕都沒有了嗎?"克里斯說完後指了指門口方向示意維克托看一下幾個躲在門後偷看的幾個女生。

維克托回過神來,微笑著朝女孩們揮了揮手。然後緩緩的說"克里斯,我認為我該去做些什麼了。"

"我們的男神這次又打算做什麼了?"他早就對總是讓人感到驚訝的維克托恬而不怪。


"我覺得我應該要去告白,和勇利確定關係。"雖然他認為甚至其實已經肯定勇利是對自己也是抱著同樣的感情。但以他這一個月來對暗戀對象的了解,勇利大概是不會隨便主動跟他告白的。


也等於說要是維克托不主動出擊的話,他可能到畢業還是維持著單身狀態。


"好吧維克托,所以你覺得事情會順利嗎?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好友因為嚇到心上人而情緒低落頹廢到連舞台都站不上的樣子。"


"我覺得勇利也是跟我一樣的,只是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跟他告白。你知道這會是件值得重視的事。我希望以後當回想起我們在一起的契機的時候,想起的是一個會讓勇利熱淚盈眶讓我們都能感嘆青春真美好的回憶而不是一個普普通通又老套甚至不堪回想的告白。" 維克托邊說邊打開了手機密碼然後把它遞給了克里斯。


"有需要把它想得那麼複雜嗎?親愛的維克托,我敢保證只要是你,就算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喜歡說已經能讓勇利熱淚盈眶了。何況我覺得以勇利的個性的話,這種的可能更能讓勇利能感到感動。"

克里斯瞄了一下畫面,除了一些一看就很誇張還強調百分百成功的例子,就是一些講了一遍但是幾乎整遍都是在講廢話的沒用感情教學文章。他簡直已經看到大家的男神因為錯誤強行告白而令一段本該美好的戀情胎死腹中。為了大家對男神的幻想不要幻滅戲劇部不要少了一個活招牌,他決定要給正感情問題困擾著可憐的維克托當個助攻。


"首先在告白之前,你先要確定對方對你有一定的好感。關於這一點我想勇利作為的你粉絲對你的好感一定不會低(甚至可能已經高的爆錶)。而我認為你跟勇利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你們相處的時候太短了。...你們才認識不到一個月對對方的了解也不足夠。"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維克托嚴肅的盯著克里斯。讓克里斯有種錯覺以為他們現在是在討論國家戰爭戰略而不是維克托他那小小的感情事。

"是的。在勇利已經完全習慣和你相處之前,在你們真正認識了解對方後仍想確立關係之前,乖乖閉上你的嘴然後來參加排演。"為了好友的幸福當助攻的同時善良的克里斯同學也想起了正在為排練進度苦惱的社團小伙伴。






一切都很順利,幾乎是每天的準時報到後。勇利似乎已經開始習慣他的近距離接觸,肩膀碰肩膀的距離已經不會讓勇利緊張到話都講不清楚了。偶爾講一些曖昧的話勇利似乎也不抗拒甚至會被他逗得耳根都紅了。維克托暗暗在盤算著看來不久的將來自己和勇利就能成為名正言順的一對了。

就在維克托吃完午飯正打算想想今天要準備和勇利聊什麼話題,用什麼方法去撩他可愛的學弟以加快攻略進度時,他感覺到肩膀被人輕輕的拍了一下。


本著要溫柔對待女性,就算是拒絕也要照顧對方感受而接受了邀請,並在對方接受自己的提議下來到因中午氣溫上升而人影稀少的室外。果不其然對方向他告白了,而在他慶幸自己實在是太會挑地方了至少對方不用被其他人的注視下被甩。就在他還在思考如何在盡量不傷到對方的情況下去拒絕的時候,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剛從轉角的小花團走進來的勇利。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勇利會在如此暑氣燻蒸的天氣下還會來到這種地方,甚至沒有想到會被暗戀對象剛好撞見自己被告白的情景。這大概是維克托目前為止的人生最需要時光機的一次了。如果能回到五分鐘前,他一定會狠狠往給自作聰明提議給到這裡的尼基福羅夫臉上揍一拳。

從來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種狀況的維克托頓時就慌亂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看著勇利本來因為驚訝而微微睜大的眼眶慢慢發紅。朝他尷尬的微笑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他現在真的連後悔的餘裕都沒有了。他急忙地告面前的女性表明了自己不能接受她的感情後就馬上向著勇利的方向拔腿起跑,留下對目前情況瞠目撟舌的女生。去他媽的溫柔現在維克托心裡不斷的重複著勇利眼眶發紅轉身離開的畫面。他只能感覺到如果他現在不馬上追上去的話,可能就會失去對自己重要的人了。

維克托不斷的在後面大叫的呼喊著勇利的名字,但他的心中人就像是鐵了心般的繼續往前奔跑無視他的呼叫。他出盡了全力才終於追上了勇利。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在勇利因為比他突然拉住而差點撞向地面時他順勢的把面前的人拉進自己懷裡。怕他會掙開繼續從自己身邊逃走,左手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腕。


“…前輩…你為什麼追上來阿?你還是回去吧…你這樣突然跑掉那個喜歡你的女生會傷心的太可憐了。”看著勇利注視著自己的眼眸,努力地忍耐著不讓眼眶裡快要溢出來的淚水終究還是忍不住流下來了。維克托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人狠狠捏著似的發疼。

“要是我過去了,不就是要拋下勇利嗎?我實在做不到。”維克托心疼地伸出手用姆指拭去了勇利眼角的淚珠。


“因為和其他人相比,勇利才是最重要。”維克托感覺自己的聲音在發抖,他從未試過如此緊張,不過他仍舊堅定的盯著勇利的眼睛。鄭重的說道"我喜歡你,你可以和我交往嗎?勇利。"




END.



簡單來說就是明明對人一見鍾情了就是死不承認的維克托想要給勇利一個美好的告白,但結果就是在被勇利撞見自己被人告白還把勇利惹哭了在這種慘不忍睹的情況下告白了。

评论(6)
热度(12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