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維勇】透明人間(上篇)



*俄羅斯同居生活

*自我認証小甜餅系列 嗯...靈異向(?)

*突然找到了以前的文,所以...不確定會有下篇(?)

*在趕作業的時候我到底在幹嘛ORZ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勝生勇利是在睜開眼的瞬間發現他的愛人失蹤的。



一張開眼睛就發現應該還在他身邊大睡的維克托並沒有如他所想的在他們那張大床上,沒能享受到愛人的睡顏讓勝生先生感到有些不快,於是他就抱著他難得浮現出來的起床氣走出臥室去尋找他親愛的尼基福羅夫先生。



他的愛人沒有在洗面台前洗漱,也沒有在浴室沖澡,更沒有在廚房為他泡一杯美味的咖啡。勇利原本猜想他是不是出去晨跑了,可是當他看到他們的愛犬馬卡欽還在床尾酣睡就知道猜錯了,因為維克托去晨跑的時候總會帶上他們的老狗狗一起出去蹓躂。——再說他的手機還安靜的躺在櫃子上。



勝生勇利有點垂頭喪氣坐在床上,抱著他的抱枕思考他的伴侶到底去了哪裡。他們沒有吵架所以不是離家出走,他們昨晚還是好端端的。——噢!他從來沒有像這樣什麼都沒說就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裡的,而我現在無法找到他!勇利原本焦躁的心情再加上維克托的失蹤慢慢被放大令他陷入不安。煩躁地抓了抓本來已經很凌亂的頭髮倒回柔軟的床鋪中。



餘光看到旁邊的被子動了動,就像被子裡面的人翻了個身似的,勇利肯定這不是因為他的動作而產生的。而且就算還一千步是因為他,也跟他倒下的時間整整相差了五秒。被眼前景象嚇得全身僵硬起來的勇利正考慮要不要逃走。



他第一個直覺就是「房子有什麼」——可能是妖怪,幽靈...勇利已經感到非常混亂,總之他知道這大概是那些不思議現象。他小時候可沒少看這種靈異節目,還記得他小時候每逄夏季定會被姐姐拉著一起收看暑期限定的特備節目,享受心臟過快的跳動和能把人出一身冷汗的恐懼感。



然而此刻感受到的恐懼和節目的根本不是一個等級,因為他總是知道那些都是節目為了收視偽造出來的效果,不過當本來只是從電視或是朋友口中聽來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面前成為真實,勇利不得不相信——這個世界確實存在一些不可思議的事物。


感到無助的勇利內心開始責備他那可靠的丈夫此時居然不在他身邊。被迫到絕路的勇利,做出了大家都大吃一驚的決定——他選擇掀起了那張被子。



屬於維克托的位置根本空無一人,當然維克托也不在。盯著純白的床單,勇利只能愣在原地。他感覺自己的手腳異常沉重,讓他不能動彈。老實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之後又該做什麼。他覺得時間好像過了很久,但又可能只不過過了十幾秒。直到一聲低吟透過空氣傳到他的耳中,他的反射神經才直覺扔下被子逃跑。




勇利驚慌地向房門口奔去。但他的雙腳因為過度震恐而發軟,無法控制地在硬梆梆的木地板上跌倒了。他根本顧不上身體傳來的疼痛,非常狼狽地拚命爬向門口。就在伸出的手即將能把門把拉下來、離開這個空間的時候,他聽到的除了自己吵人的喘氣聲之外,還有另一把異常熟悉的聲線。


「勇利?」



勇利瞬間轉過頭,映入眼中的依然是空蕩蕩的房間。他的後背貼緊門板,大腦不停地把剛才呼喚他名字的聲音就像要在腦袋裡烙下烙印般不停不停地重播著。他當然能認出那把嗓音了,那是他最喜歡的聲音。



「維...」勇利的聲音發抖著,把他的恐懼顯露無遺。



他看著鋪在床附近的地毯被踩出的幾個腳印正朝自己走來。原本睡得香甜的馬卡欽也跟著跳下床,搖著尾巴繞著那個看不見的物體奔奔跳跳。身體止不住顫動,一抖一抖地抬起頭望去。勇利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用著顫抖的聲線再一次喊出那個名字。


「維...維克托?」




回應他的是他愛人的聲音。








一睡醒來看到的並不是睡美人幸福的睡顏,而是倒在地板的愛人驚恐的眼神。維克托頓時想撲到勇利身邊抱緊那具抖得厲害的身體。他慢慢走向勇利,他明白勇利畏懼的理由了。



因為鏡子根本映不出本應存在的他的身影。



維克托也感到不知所措,雖然還不能了解目前的狀況。但他看到勇利渾身散發出來的不安,他知道首先要做的是安撫比他還要更手足無措的勇利。



「親愛的,請你先鎮定下來...我知道這一切讓你感到很害怕,」他蹲在勇利的身邊,撫上勇利冰冷的臉頰忍不住皺了皺眉。「雖然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釋——好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毫無辦法的情況下,雖然是休息日但他們還是決定先給他們那位受人尊敬的大家長監護人,他們敬愛的——雅科夫教練打個電話(當然他們都很擔心這次真的要把雅科夫嚇到進醫院了)。


TBC..(?)

评论(5)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