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關於藍天、戒指和對愛人的思念。


        銀髮的俄羅斯人看著牆上的月曆嘆了一口氣,然後倒到此刻顯得有點大的沙發,讓自己的臉埋在剛被洗乾淨的抱枕裡。阿!這是勇利衣服上的味道。他嗅了嗅抱枕上殘留的洗滌劑的香味想起他那因為參加親戚婚禮而獨自回到長谷津的愛人。



距離勇利回到聖彼得堡的家,還有三天。


本來他也能夠跟勇利一起回去的!維克托懊惱地想道。如果不是因為剛好和他某項工作的時間撞上了,現在的他應該會跟勇利一起在長谷津?還是不——在哪裡也好,總之他就是跟勇利在一起!而不是現在跟一個獨居老人似的留在這間空蕩蕩的房子裡。「幸好還有馬卡欽在這裡!」維克托擺出一副可憐的姿態抱緊了他的老狗狗。




        現在才下午一點,他就已經把勇利出門前叮囑他要做的家事都完成了,明明以前做家事都覺得浪費時間,但現在居然覺得這麼費時的工作居然連一點時間都消磨不了。他也把那頓一點都不美味的午飯給解決掉了(他堅持並不是他廚藝欠佳的原因)。


勇利難得地不在他身邊,讓維克托久違地發現只有他一個人的生活實在是無趣得讓人不禁流淚的地步。


他拿起手機,手指熟練地按了幾下快速點進了和勇利的聊天介面。主動和他的愛人報告了家裡的狀況後再發了幾張自己和馬卡欽的合照,打算讓勇利知道把他們兩個扔在家裡讓他們感到多寂寞(而且他也很期待勇利會禮尚往來的給他發幾張自拍讓他解解癮)。


在維克托看到自己發出來的好幾個訊息都顯示已傳送後,他很耐心很乖巧地盯著勇利的狀態等待了好幾分鐘。而他的小甜心仍然沒有要上線的意思。他有點失落點開了INS,不抱希望地戳進了勇利的帳號——置頂的仍舊是那條已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最新動態"。好吧,他也沒有期望過能在勇利萬年生草的帳號刷出什麼新照片…就算只有幾句話已經很不錯了。



他也順手刷了刷主頁,豐富的消息讓維克托覺得除了他以外的人都在過著充實又愉快的生活。比如說,他看到披集又在讚美他家倉鼠們的可愛了;克里斯又發他的性感照片了,拍照的大概是他的戀人;奧塔別克來俄羅斯了,尤里奧和他一起去了一家貓咪咖啡廳;等等——格奧爾基又找到新女友了?


大家怎麼都那麼喜歡把秀恩愛給大家看阿?炫耀嗎?(此刻他已忘記自己平常也是其中一員)有點寂寞的二十八歲成年男子因為朋友們的閃光彈刺激到,有點不爽地逐個給那群現充好友點了個小紅心。


而他終於把所有動態都看完了,維克托還是沒有得到他的男朋友的回覆。他忍不住調回那個聊天介面,看到勇利的最後上線時間還是一動也沒動。


維克托放下了手機,拍了拍在他身邊甜睡中的馬卡欽,假裝情緒高漲地大喊:「有乖孩子想要和尼基福羅夫先生來一場愉快的散步之旅嗎?」






        ——天氣真不錯 ,這種好天氣還留在家裡才是真的浪費。他拉著和馬卡欽連繫著的繩子,一邊哼著歌和他的好朋友一起悠閒地朝公園走去。

馬卡欽興奮地拉著他的主人進去大狗狗散步區裡,乖巧地等待維克托把那條限制著他的繩子解開。他們一起玩了扔飛碟又一起玩了拔河迷戲,跟著馬卡欽到處跑讓維克托覺得他現在顯得非常多餘的體力終算找到了合適的消耗方法。



到最後兩個大孩子都玩的筋疲力盡。維克托坐在長椅上,看著美得過分的藍天,現在維克托只覺得有點諷刺。明明就算少了勇利,天空仍然碧空万里,但他就是覺得缺少了什麼讓他感覺心裡空空的。




        他愚蠢的以為只要走出他們的家,就能讓他的寂寞遠離他一點點。他真是太天真了——他無論走到哪裡、看到什麼都能聯想起他的愛人。比方說他經過家附近的咖啡店他會想起勇利最喜歡那裡的水果捲;路過小花園會想起以前勇利曾經告訴過他關於桔梗的傳說;就連現在坐著的這張長椅他也能想起曾經和勇利在夜跑的時候坐在這裡休息過。


大姆指撫摸著戴在無名指上的金戒指,微涼的觸感能讓他感到好過一點。他嘆了一口氣,用只有他一個人聽見的聲音說:「我想勇利了...」


他覺得他對想念勇利的心情快要從他眼眶裡滿瀉出來了。他喝了一口水試圖讓這種鼻酸的感覺壓下去一起吞進胃裡,而馬卡欽在旁邊蹭了蹭快要哭出來的主人的腿安慰著。


讓他得到救贖的是從口袋裡傳來的一陣熟悉的鈴聲,他馬上就認出那是特地給勇利設定的特定鈴聲。他急不及待的把手機拿到自己面前點了點那個綠色按鈕,他總算能聽見他最喜歡的聲音了。


「喂?維克托?抱歉剛才太忙了我晚了回覆你了。」


「沒關係的,親愛的。」如果有人碰巧經過這裡一定會驚訝俄羅斯的傳奇拿著手機獨自一人坐在公園裡的長椅,尤其是臉上還掛著極其傻氣的笑容。


他們聊了很久,聊起了家裡的瑣碎事;他跟馬卡欽在公園玩了一整個下午;勇利答應會給維克托帶他喜歡的長崎蛋糕當伴手禮;維克托打算今晚晚餐要做什麼(勇利再三叮囑他不要把他們家的廚房給炸掉)。等到勇利表示差不多要掛斷的時候,維克托覺得這時間實在過的太快了,快的他甚至有點懷疑他的手錶是不是該拿去送修了。


「他們在喊我過去了,你還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維克托聽到勇利那一頭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猜想大概是寛子),看來勇利暫時也會很忙。

「只有一句,剩下的晚上再繼續跟你聊。」

「好吧,那你說吧。」

「我很想你。」

等了好幾秒都沒有回應,維克托看了看手機確認,幸好勇利沒有不小心直接掛掉。然後他忍不住對勇利喊了幾聲直到他聽見一聲抽氣聲。

「...我也想你,維恰。」接下來聽到的是通話掛斷後的嘟嘟聲。


他從來沒有比現在更後悔手機沒有下載可以通話錄音的軟件了,俄羅斯人摀著自己發燙的耳朵,心臟就像一次跳了好幾個四周跳一樣快速地跳動著。維克托知道遠在日本的戀人情況大概沒有比他好到哪裡去。他已經能想像到愛人害羞得蹲下以便藏起他那張紅的能夠滴出血的臉頰的畫面了。



心情無比暢快的尼基福羅夫先生看看藍天,突然覺得天空好像比剛才看到的還要更加湛藍,深呼吸一口清爽的涼風。映入眼中的事物變得閃閃發亮,分外美好。


他抬起了手伸向天空,咔嚓一聲拍下了一枚照片。看著映在手機屏幕上他閃亮著的金戒指,維克托感到無比幸福。接著他也決定把這種幸福也分享給勇利。


維克托先生找到了一個適當和他的愛人表達思念和紀綠愛意的小方法。他臨睡前看著手機相簿裡突然爆增的照片,思考著要不要把全部發在INS。



勇利回到他們的家時,收到了維克托用這幾天拍下的好幾百張照片做成的相冊,主題是關於他的愛和思念。


END







居然為了一張圖而產出了一遍文了(我自己都嚇到了

评论(15)
热度(10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