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 尼基福羅夫先生知道一個小秘密。

*俄羅斯同居生活

*自我認証小甜餅系列

*廢話很多的平淡小日常(好久沒更文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可以接受的請繼續↓




        尼基福羅夫先生知道,勝生勇利有一個小習慣。



如果不是累到沾床就睡的地步的話,勇利在跟他互道晚安之後會從他的小抽屜裡拿出耳機,聽著他喜歡的音樂進入甜美的夢鄉。


勇利平常聽的到底是什麼歌呢?——勝生勇利的教練兼丈夫只能無奈地聳聳肩說一句「不知道」。他曾經不經意地和勇利談到這個話題,但他的小甜心似乎不願意向他透露一絲絲線索。勇利總是一副不怎麼在意的樣子就像他們談起晚上看到的娛樂新聞一樣——好吧雖然那真的是不怎麼重要的事情。但那位俄羅斯人非常的重視他的伴侶的每一件事情,哪怕那只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細微得不能再細微的小事情。每多了解愛人的一點小動作,維克托就覺得他心裡的勇利也一點一點更加的完整豐富起來,連同他自己的心臟和生命。








        平穩的夜色平均的塗滿了房間的四面牆壁,溫柔的月光今晚也仍然讓人們安穩地陷入名為睡眠的沼澤裡。客廳的時鐘在寧靜的夜裡清晰地傳來有規律的滴答滴答聲,剛從一個甜美夢境裡走出來的維克托緩慢的掙扎著睜開他清徹的藍眼睛,他伸手摸向躺在床頭靜靜的補充能量的手機,屏幕突然其來的光線就像懲罰不睡覺的孩子般刺激著他的主人。


維克托艱難地快速瞄了瞄時間,確認現在離他們起床還有好一段時間。只要閉上眼睛他還有足夠的時間來創造一個美好的夢來迎接晨光的來臨。然而他發現自己的意識愈來愈清醒,就在剛才為止還非常濃厚的睡意似乎正被慢慢的驅散掉,聽著時鐘秒針盡責地向前走動的節奏,他的大腦也逐漸變得清晰。



維克托輕柔的翻了一下身,調整好已經被壓得酸麻的姿勢。他側過頭,還在他身旁沉睡中的勇利並沒有被他的方才動靜影響,眉清目秀的睡美人在被他映在眼中。即使在沉甸甸的空間裡,他仍然能夠清楚的勾畫出愛人的輪廓。勇利平穩的呼吸輕輕的撫過他手臂的皮膚再傳入他的耳中。



正掛在勇利臉上的幾根亂髮被溫柔地撩到耳後,指尖感受著從勇利皮膚傳來的令人眷戀的體溫。沒能忍住他小小欲望,姆指小心地在勇利臉頰撫過幾下才依依不捨的放手。他就這樣盯著勇利看了好一段時間,彷彿這樣就能使他那因睡不著而產生焦躁感徹底消散。



目光正黏在勇利臉上的維克托,輕易的就被那隻安靜地塞在勇利耳朵裡的耳機吸引了注意力。那個他一直有點在意的問題又在他的腦海裡浮現出來,本來已經藏匿好的好奇心突然被拉了出來並快速膨脹起來。


在維克托的腦袋中此時有無數隻的天使與惡魔正就目前狀況進行激烈的爭辯。



「既然勇利不想讓你知道那你就不應該去把別人的秘密掀露出來,那一定會被討厭的維恰!」——天使們極力地想要捍衛那位現代傳奇的高尚人格,激動地勸說著。



「只要不把勇利吵醒,那麼誰都不會知道你做這些什麼!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嗎?」——而那群小惡魔則是舉起了他那巨大的好奇心,不停的慫恿著維克托去探究愛人不為人知的秘密。



被夾在中間的維克托無奈地搖了搖頭,坦然面對了自己的欲望。在愛人面前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也只不過是一個平凡的人類。惡魔高聲歡呼著宣告自己的勝利。





        維克托鬼鬼祟祟地把自己的手慢慢的向勇利的耳朵伸去,顫抖著的指先全然暴露了他的心虛。手掌輕輕的覆蓋在勇利的右邊耳朵上,再三確認過他的睡美人是真的完全墜入了深眠狀態後才敢進行下一個動作。細長的耳機線被勾在修長的手指上,他撐起身抿起嘴唇緊盯著面前的丈夫,生怕連自己的呼吸聲也會弄醒勇利,維克托閉著氣做好準備等待適合的時機。


——好了!就是現在!


被緊緊握在手裡的耳機線才剛被拉起來,突然聽到勇利的一下吸氣聲把維克托嚇得不輕。神經在短短的一瞬間極速緊繃起來,強悍的俄羅斯人此時也變得膽小如鼠不敢輕舉妄動。全身僵硬的舉著一隻勾著耳機線看著勇利。而不知道愛人在旁邊陷入了什麼糟糕狀況的睡美人只是抓了抓脖子,然後一個轉身又繼續抱著他的小抱枕睡得十分安穩。



聽著勇利依舊沉穩的呼吸,心虛的俄羅斯人鬆了一口氣。而原來乖乖塞在耳朵裡的耳機,因為他的主人剛才的動作,恰好順著維克托的手被拉了出來。絲毫沒有弄醒勇利的意思。對於終於完成的任務,尼基福羅夫先生感到十分感動又幸運。



看著手中屬於勇利的耳機,維克托開始思考他是不是真的要戴上,用自己的耳朵來聽清楚勇利一直逃避著的、隱瞞著自己的那個秘密。如果是普通的音樂,用得著勇利這樣一再而三的躲避嗎?我能肯定這是我能夠承受的——不,不論我面對的是什麼也好,我都能接受勇利的一切。偉大的尼基福羅夫先生在心裡吶喊著然後一抖一抖的把那隻耳機戴上塞好。



        傳入耳裡的並不是什麼流行曲,更不是他們比賽表演的歌曲,而是一個節目。聲音清澈而響亮的男主持非常流暢地向他的採訪對象進行訪問,而那位採訪嘉賓一開口就讓維克托忍不住感到意外。


蔚藍的眼睛驚訝得不禁稍稍睜大,那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維克托不可能不認識——因為那正正就是自己的聲音。



採訪還在播放中,他還隱隱記得那是好幾年一次被某家電台的談話節目。這讓維克托有點忍不住想打開勇利手機想看看裡面是不是滿滿都是和自己有關的檔案,那一定是十分可觀的數量吧。



耳機傳來的衝擊一點都不比第一次發現勇利那堆像山一樣印有自己的臉的收藏品的那時候來得小,一樣強而有力的重錘直接擊中了維克托的心臟。他不知道該如何這種心情,維克托只知道他的心臟正因為勇利而快速的跳動著。他的甜心總是知道如何給他帶來驚喜。



勇利是自己的粉絲這一件事已經並不是一個秘密。只是愛人的低調讓他除了在表演外很少機會找到那份裝得快要滿瀉的憧憬,因為天性腼腆細膩的愛人總是把它們藏匿得很好。不過相對地每一次當這份感情毫不保留地攤在他面前的時候才能來得如此震撼,如此觸動人心。



如果這個世界有一個關於誰最愛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排行榜的話,勝生勇利這個名字一定是名列前茅的吧。維克托看著勇利的臉龐打趣地想道。





「我正被我愛的人深深愛著呢。」摀著紅得發燙的臉頰,小聲地呢喃道。維克托小心翼翼地把耳機物歸原主,願自己的聲音能在勇利的夢裡好好的守護著他。然後他偷偷地親吻勇利的額頭輕聲跟他再道一次晚安。



END


能聽著自己喜歡的人的聲音入睡那有多幸福

评论(16)
热度(2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