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要求很簡單,一句「喜歡」就足以維持我的心跳。

【维勇】三分钟。(续)

現在才能開電腦轉真的抱歉QQQQ 他們都還留守在對方的心裡,能夠得到了好結局真的太好了QQQQ

Squirrel_XXL:

*原梗来自于乔安小姐姐  @喬 

*说好的三分钟后续,前篇链接在下面~

*维勇第一人称视角交替,奇数编号为维恰视角,偶数编号为勇利视角(画重点!不能更改字体颜色的lofter嗷呜QvQ

*难逃的ooc

*三二一预备——唱!

如果感觉是糖你就拍拍手~pia~pia~ 

如果感觉是刀你就跺跺脚~duang~duang~ (住手

*再次表白乔安小姐姐  @喬 ~愿意把自己笔下的维勇交给我,把赋予他们结局的权利交给我,并且允许我发布出来,真是……感动得不得了。我知道对于写手来说,笔下的人物就和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姐姐在聊天的时候一直叫我小天使啊,其实乔安小姐姐你自己才是天使啊啵叽!

 

 

前篇回顾: 

 

原梗:勇利第一人称视角

续写:维恰第一人称视角

 

务必看完之后向下拉↓↓↓

 

 

 

 

正文:

 

Chapter 1

 

我跟着你一直走,走出了房子,走上了街道,明明都走到十字路口亮着红灯了,你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勇利,是红灯啊。”我慌乱地快步上前拽住了你的手臂。可能由于过于紧张,力气稍微有些大了,我和你撞了个满怀。

 

这时候才发现,你在哭,红肿着眼睛,很安静地流着眼泪。

 

我赶忙松了手,一副投降的姿势:“啊啊勇利,对不起,我力气太大了是不是捏疼你了?”

 

半晌,没有回复。

 

又是这该死的沉默。

 

正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一切的时候,你突然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我,那眼神像是要尖锐地穿透我,有些怨恨又满是悲伤。你哽咽着质问我:“都……都说不爱我了……为什么还对我这么温柔?”

 

“这样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拼命地挽留你啊!”

 

最后半句你快喊出来了,略微沙哑的不自然的嗓音听得我头皮一麻浑身一个激灵。我刚才没听错吧?你说的是……挽留我?

 

原来勇利没有对我厌烦吗,原来对我还有感觉吗,原来……还爱我……吗?

 

我感觉你呼出的气都带有海水一般的咸涩,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沾湿而变成一缕一缕的,扑簌簌的眼泪像是一路蔓延,浸透我的心底,融在我的血液里,向着我的五脏六腑运送着你的悲伤。意识到如此,我的身体仿佛要炸裂一般的疼痛。

 

我下定了决心,悄悄攥紧了拳头,说:“勇利,跟我回家吧。”

 

 

 

 

Chapter 2

 

“勇利,跟我回家吧。” 

 

那个朝思暮想的前任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突然说出了这种话,我疑惑地看向他,但是因为眼里满是泪,全世界朦胧到只剩点点光斑。他逆着光站在那里,阳光勾勒着他的轮廓,像是在发着光,很是好看。

 

热辣辣、亮晃晃的阳光晒在脸上,加速蒸发着脸上的泪痕。眼泪在脸上干掉带来的皮肤不适感让我想起分手的那一天。在同样的天气里,我一个人拖着半空的行李箱,不顾路人的眼光,低着头一路哭一路走,脑袋里无限循环地轰鸣着他的冰冰冷冷的那一句:

 

“我已经不爱你了。”

 

我的维恰,我的神明,曾为我下了如此的神谕将我驱逐——

 

而这人,现在又在说什么傻话?

 

我一愣,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被他拉着手走在通往曾经的我们的家的路上。他的大长腿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仿佛是要带着我飞起来一样。

 

即使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但是说心里话还真不想放开这只充满安全感的手。怀念的触感,骨节分明,手指纤长,不轻不重地握紧我的手,不疼,好像留有可以挣脱的余地,实际上却是强硬得无法抽出手。

 

这个小孩子气的神明啊,真是找不到一点理由拒绝啊。

 

于是两人索性在马路上奔跑了起来。

 

奔跑而带起的风吹得我有点懵。我眨了眨眼看清了身旁的你的侧脸,额前的银色刘海扬起又落下,表情认真又严肃,一点也看不穿你在想什么。啊,就这样跑着也不是什么坏事呢。阴郁的心情突然有些好转,甚至还有点想笑。这种感觉像是一场梦,触发的事件找不到头绪但是又甘愿沉沦。

 

只是不知道在梦醒之前,我的神明啊,你要为我作下怎样的命运判决。

 

 

不愧都是运动员呢,跑了这么远还只是气喘吁吁没有累趴下。我看到了熟悉的,曾经被当作是“家”的门。

 

 

 

 

Chapter 3

 

到家了。 

 

我手忙脚乱地掏出钥匙打开门。反手把门一关,连鞋子都没来得及脱下就把勇利一把捞过来紧紧地抱住。这一次,不同于游戏中的三分钟拥抱,我是自愿的,也不想再掩饰什么了。

 

我好想你,好想你。

 

因为剧烈奔跑而喘不上气,只好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我现在想说的话。心脏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因为怀里的人是勇利,扑通扑通的,猛烈撞击着胸腔,像暴风雨打在窗玻璃上,一下又一下,明显而又强烈。心跳声在身体里肆无忌惮地回响,耳旁仿佛雷鸣。

 

啊啊要死了。

 

“维……维克托。”

 

你在叫我的名字。你的手温柔地撩开我的刘海,抚上我的脸。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勇…勇利,对不起。”

 

你没有说话,安静地等着我把话讲完。

 

“我以为我回应不了你,我以为你对我已经厌烦了……”

 

“擅自决定离开了,对不起。”

 

你轻轻摇了摇头,“维克托呢,不是因为不爱我了所以才赶我走吗?”

 

“是因为觉得你应该配上更好的人……”我还没说完话,你把你的食指伸了过来,封住了我的嘴,“不许说这个,听清楚问题呀,你还对我有感觉吗?”

 

说不出话的我拼命点着头。

 

“别哭了,原谅你了。”你这么说着,软软的嗓音包裹着我,温柔得像是要把我融化。我哭得更凶了,眼泪抑制不住地往外流,连你的脸都看不清。我现在一定哭得像是傻瓜一样吧。你一把捏过我的脸蛋,“不过以后不许再撒谎了,鼻子会变长的。丑了我可不要你。”最后带着笑说了句:

 

“笨蛋维克托。”

 

 

 

 

Chapter 4

 

维克托真是笨蛋。 

 

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跟我分手是不是傻了。别看这么大个的人了,心智却和三岁小孩一样,居然要我去找更好的人……都怪那段时间对他关心太少,虽然看他郁郁寡欢,还以为是个大人可以自己走出来呢。也怪我,当初分手时应该多问几句,可是谁让他偏偏是神明呢无法反抗,况且我承认我之前也不是完全没有动摇。

 

稍微有点小庆幸。冰上的传奇有着这样的手足无措,却只在我面前展现出来。还以为是被他厌烦,没想到败给的是沟通不良和关心不足。恋爱中的我们智商都是负数吗,误会居然产生于太在乎对方而想太多。

 

这么想着还真是有点小头疼呢。

 

但是刚刚,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哭泣,这次却无比揪心。本就白皙的肤色更显苍白,面容上浮着不自然的红晕。海蓝色的眸子像是海上升起了晨雾一般朦胧。眼泪滚落到我的手掌心,有些烫,感觉像是要努力渗透到我的掌纹里,细细密密地说着对不起和我爱你。

 

经直觉验证是百分之两百的真心。

 

我的没长大的神明大人啊,麻烦您在面对生活的时候也像在冰场一样自信自如啊,不要怀疑自己呀,我也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滑运动员而已。

 

更何况,我希望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就保留你最自然的样子就好了。

 

 

我环视着这个离开了一段时间的房子,整洁明亮,但却毫无生气,我顺手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看到了熟悉的风景。

 

果然还是这副风景让人安心。

 

 

 

 

Chapter 5

 

你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阳光瞬间充斥着房间的各个角落,连我的心底也亮堂起来。扬起的细小灰尘打着转,闪着金色的光。有风吹来,新鲜的空气驱赶着旧日的沉闷,微微还藏有一丝夏季独有的栀子花香。你离开后,我再也没有打开过窗、拉开过窗帘。而这一切,又因你而改变。 

 

风呼啦呼啦地卷着窗帘,你仿佛是天上的天使降落在我的窗前。

 

我走近,你把头搁在我的肩膀上,轻轻地耳语。气息挠着我的耳廓,有点痒,但很幸福:“呐,维克托。帮我戴上这个吧。这一次别再让我把它摘下来了。”不经意间你往我的手心里塞了一个我们都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它应该被你握在手心里很久很久了,带着你的体温,微微有些发热。

 

“哇哦,勇利,即使分手了也会把戒指带在身边吗,真是意外。”

 

你害羞地笑笑,指尖绕着耳后留长的发梢。我注意到你的耳尖开始泛红,真是可爱得不得了。这不同于游戏时你的刻意的笑,绝对是你不加掩饰的表情,是最真实的心理映射。你的温柔一如既往,我之前都在怀疑什么呀。

 

再次互相确认心意后,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

 

“勇利,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根本没有准备……”

 

“但是无论如何现在我都想这么做!”

 

我单膝跪在我的天使面前,拉过他的手,虔诚如祷告:“胜生勇利先生,你愿意把你的余生交给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吗?这一次,我用生命起誓,伴你身边,再也不放手。”

 

你笑了。酒红色的眸子像是要把我直接灌醉一般,连嗜酒如命的战斗民族都要招架不住,缴械投降。

 

“我绝对相信维克托做出的选择……不过下次,你要是敢放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低下头轻轻地吻在戒指上。“不过,你的戒指呢?”你歪着头问我。

 

我从脖子上摘下那条藏在衣领里的细细的银链子,从衣领里拉出来,末端悬着一颗和你右手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戒指。

 

你有点吃惊,眼里又快要荡漾起涟漪了。

 

“我的勇利,替我戴上吧。”

 

 

 

 

Chapter 6

 

神明给我的最终判决是让我与他交易生命中所剩的所有时光,相互陪伴,永不分离。 

 

乐意至极。

 

真是一场可怕的分手风波,如此大动干戈实质又是无理取闹,像是孩子们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试探友情常用的那一句“我再也不理你了”,转眼又和好如初。不过好在闹完这么一番,我们还在一起,我们找到了事情的症结所在,这就够了。

 

我坐在吧台的椅子上给友人打电话,叫他们不要担心我们,没有关系的。视线瞟到厨房。厨具干干净净,垃圾桶里却是无数的便当盒子和酒瓶的残骸。原来这些日子你也过得并不好,连照顾自己都没有按约定好好地做到。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转而看向你。你正坐在沙发上对着光张开手掌,很认真、很认真地在看手上的戒指,海蓝色眼睛里的迷雾已经散尽,深不见底的大海摇起波浪,盛满着欢乐又荡漾着悲伤。

 

真是孩子气。心疼得又想捏脸蛋了。

 

我打完电话绕到你的面前,用手在你眼前挥了挥。你回过神,可怜兮兮地朝我眨巴眨巴眼睛,嘟着嘴,一副乖巧的模样,像极了马卡钦。我说:“走!上街买东西!今晚给你做炸猪排饭!”

 

你开心得整个人画风都变了,眼眶的红晕还未褪尽,就变成一副星星眼爱心嘴的模样,像是幼儿园刚放学被放出来的小朋友。我想了想刚才抱你的手感,骨头都有点硌着我了。嗯,是该给你做点好吃的了,顺便把家里剩的酒全都寄给克里斯吧。

 

你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脸蛋,跑在我之前去给我开了门,正好撞见隔壁的邻居。

 

“呀,维克托先生你好啊!勇利君,好久不见~前一段时间是出去旅游了吗都没碰到你!”

 

是呀,我们的心都在这个世界流浪了大大的一圈最终又注定回到一起。除了我们自己,谁也无法将我们再次分开了。当然,分手这种蠢事,我可不打算再试一次,对心脏不好,我还想多活几年,和你一起。

 

我握住你的手,十指相扣,微笑着回应——

 

 

“是的,我回来了。”

 

 


The end(大概是? 

 

 

 

 

 

有些话想说。(哇QvQ我废话好多啊……

 

上一次发文是第一次发文,明明是玻璃渣还收到了很多小伙伴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一部分小伙伴的评论和follow,无比激动。评论都已经一一回复,在这里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这篇后续的完成时间其实和维视角是同一天,虽然是迫不及待地写出来了,但是由于一些小小的私心,没有立即发布出来。如果有被三分钟的维视角扎心到的,我在这里郑重地说声抱歉啦~不知道这次的这份糖符不符合你们的胃口……我尽力了(倒地

 

怎么说呢,看大大们的文章专心吃粮也吃了半年。第一次转化视角作为一个写手参与其中,大概才能明白读者对写手的意义。和乔安小姐姐的交流是促成这一切的契机!表白小姐姐!我大概是个认真过度的人,对待二次元的东西也不例外,有原则、尽全力,即使是顶着ooc的巨大包袱也要尽可能最好地发挥。写文的时候一气呵成,感觉自己就是事件的参与者一般。写完之后,先是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然后就进入修修补补的死循环中。每次关闭文档再打开都会对一些用词和描写进行修改,或是对场景进行更细致的刻画,希望能把我的脑海里的维恰和勇利高保真地传达给你们每一个人。我的文字是因为你们而存在的。这种感觉无比的奇妙。我很享受这种创作、期待和互动的过程,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吧,大概是这样。

 

维恰和勇利是世界上的宝藏!他们会永远幸福!

 

很高兴遇见你!


评论
热度(90)

©  | Powered by LOFTER